當前位置:主頁 > 要聞 > 正文
那棵堅守在校園里的老槐樹
來源:中國教育新聞網作者:洞察網2023-09-08 22:09:05

前幾天,來到闊別已久的母校,走進學校大門的那一刻,我努力尋找著記憶中殘留的影像。原來迎門而立的教學樓,曾經是我常去學習的地方,現在已不見了蹤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白色大樓。令人欣喜的是,樓邊的大槐樹,竟然還矗立在那兒,它樹皮皴裂黝黑,枝干稀疏敧斜,頂著一簇簇碧綠的葉子,那凸起的樹根,是我曾多少次坐在上面讀書的地方。

我來到一間辦公室里,遇見一個黑黑瘦瘦的老師,背對著我,正在默默地工作。我靜靜地看著他,突然覺得,這個背影好熟悉。等他轉過身來的時候,我認出了他就是我的班主任張老師。我激動地走上前去,握住了他的手,喊了一聲:“張老師!”張老師打量著我。我趕緊報出名字和班級,張老師終于想起了我。


(相關資料圖)

張老師是我高一的班主任。那時候的他,真年輕啊,剛大學畢業,不過二十多歲,第一年參加工作,就做了我的班主任,教語文。我們的手拉在一起,親切地交談著。窗外,風兒吹過,槐樹葉子沙沙作響。積淀在心中的往事,一件一件浮上心頭。

冬日里的一天,夜里突然降了溫。我穿的很單薄,感冒了,昏昏沉沉。上完晚自習,一聲沒吭鉆進被窩,蒙著頭睡下了。到了半夜,去廁所回來的時候頭重腳輕,不知被什么跘了一下,摔倒在了地上。我爬起來,跌跌撞撞攀上床鋪繼續睡。

后來,我隱約聽到起床鈴響和同學們匆忙起床的聲音,卻又昏昏沉沉地睡著了。臨鋪的同學掀開我的被子,看了一眼,大吃一驚,一邊喊著老師,一邊沖出了宿舍。不一會兒,張老師慌慌張張地跑來了,大聲把我喊醒。這時我才知道,夜里摔的那一跤,竟摔破了鼻子,臉上都是血。張老師了解情況后,帶著我去看病,輸液、買藥,忙了很長時間?;氐綄W校,我感到渾身輕松多了。

冬天的大槐樹,葉子落光了,可是,它的枝干仍然遒勁、堅強。我們站在大槐樹下,張老師把大衣脫下來披在我身上。那個冬天,張老師的大衣我一直穿著,穿了很長時間才還給他。這件事對張老師來說是極微小、極平常的事情??墒?,這件事卻永遠刻印在我心里,身上一直能感受到來自老師大衣的溫暖。

還有一件事讓我記憶猶新。那是一個夏天,星期天返校。6月的天氣,娃娃臉,說變就變。我剛要出門,往西北方向一望,只見黑云翻滾,頃刻間,大雨傾盆,雨時而大,時而小,下到傍晚。父親說:“天晚了,道路泥濘,明天再走吧?!蔽掖饝?。

第二天早晨,我推著自行車出了家門。從村子到去城里的公路有8里泥土路,道路泥濘,自行車的輪子上沾滿了泥,輪子不轉,我走幾步就要停下來,挖掉上面的泥才行。這樣走走停停,速度很慢,身上沾滿了泥點,來到學校的時候,已經近中午了。

張老師正站在教室門口的槐樹下等我,大槐樹枝葉濃密,像一把大傘??吹酱蠡睒?,看到張老師,我緊張的心舒緩下來。張老師實在是等急了,不停地跺腳。我走到教室門口,張老師一把拉住我往隔壁辦公室走。他先端來一盆水,拿過毛巾,讓我擦擦汗、洗洗臉,還倒了一杯水放在我的手里,讓我歇歇,喘口氣。我再也忍受不住,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。張老師,這樣的事對您來說仍舊是那么平常,卻融化了我的心。

我是一個農村孩子,到城里上高中,家里能提供的條件很有限。在學校里,我啃饅頭,喝面湯,吃咸菜,舉目無親,好幾回我都要放棄了,是張老師無微不至的關懷和不斷的鼓勵,支撐著我完成學業。

近30年過去了,這期間,張老師始終堅守在校園里,堅守在教學一線,把關愛送給學生。每年,他站在大槐樹下,迎來一批又一批的學生,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學生,從風華正茂到兩鬢斑白。

這期間,我考上了師專,分配到農村,成為一名中學教師。我也像張老師那樣,始終堅守在校園里,堅守在教學一線,迎來一批又一批的學生,又送走一批又一批的學生。

我與張老師沒有見過幾次面,但是,我的心里總有棵老槐樹,我覺得這棵老槐樹,只要是活著,就伸長枝條,發出綠葉,穩穩地堅守在校園里,為學生撐起一片綠蔭。(山東省菏澤市牡丹區皇鎮初級中學趙效顯)

[責任編輯:linlin]

標簽:

評論排行
熱門話題
最近更新
亚洲性无码av在线欣赏网